果敢工作

缅甸18岁女孩卖8万?——记者卧底为您揭秘“骗

POST TIME:2019-11-28 13:21 READ
缅甸18岁女孩卖8万?——记者卧底为您揭秘“骗婚陷阱”我们近日,河南广播电视台都市频道的新闻热线接到了很多骗婚热线,他们大多反映说,经人介绍,他们花10万、20万的彩礼钱娶了个外国媳妇,没过几天人跑了,感觉是被骗婚团伙给骗了!针对这样的情况,都市报道的记者通过一个多月的卧底调查,为您揭开这幕后的故事。
小孟的外国媳妇 跑了!驻马店的小孟今年28岁,由于常年在外打工,错过了谈婚论嫁的年龄。架不住家里人的催婚,今年2月份,小孟就托当地的婚介所帮忙,介绍个对象。阴差阳错,婚介所给小孟找了个外国媳妇。
 
全家人虽然表面上喜出望外,但是心里却有个疙瘩没有解开。因为小孟家人三番四次要求查看外国女子的护照,但婚介所总以各种理由推脱。为了打消小孟的疑虑,婚介所提出,双方可以签订协议对这个婚姻进行约束。
这下小孟和家人心里有底了,大活人就在面前,还有协议保证,二话没说,小孟就掏了12万彩礼钱。可是,好日子没过几天,今年4月份,刚刚过门两个多月的外国媳妇不辞而别,突然人间蒸发了。
 
这时,小孟才知道在他们当地,有很多人掏高价彩礼钱娶外国媳妇,最后都是竹篮打水,人财两空。想买媳妇一口价:六万!豫东、豫南等地区骗婚事件频繁发生的这段时间,打拐自愿者上官正义也在关注着此事。在他卧底的这一两年的时间里,上官正义发现在这些骗局的背后,有一个疯狂的涉拐团伙在操纵着,这个团伙是一个利益团体,涉及到拐卖,里面的分工和交易都非常明确。
11月1号,记者和打拐志愿者上官正义赶往周口淮阳,准备以买媳妇的名义,和这个团伙中的关键人物——南阳进行接触。南阳约记者在周口淮阳一个名为“民泉水疗休闲会所”的地方。聊天中得知,南阳是一个非常有逻辑且谨慎的人。
经过几番交谈,南阳告诉记者,就在几天前,他才从西安来到周口淮阳,在他手里,还控制着一个缅甸籍女子,因为在西安没有能出手,于是就带回到周口淮阳,准备在这里转手。为了让记者相信,南阳把安排在会所楼上的缅甸籍女子带下楼给记者看,但是整个过程非常谨慎,并且不允许记者直接接触该女子。
 
随后,南阳带记者离开会所,来到一家名为“百味香”的农家饭店。在这里,南阳终于开始跟记者聊他的“生意经”。南阳称,在缅甸有专门负责找人的,人找到之后,几经周折带到国内,他们再带着在国内给她们找人家。南阳还得意的跟记者炫耀说,小女孩好出手,当天就能出手,年龄大的一般得一个月,年龄大,没人要。像今天这名三十多岁的女子,要价六万,只要掏钱,人就可以带走。
记者以这名缅甸女子年龄过大为由,拒绝了南阳,谁知南阳转头又说,他手里控制的还有人,会一直介绍到记者彻底满意为止。
 
肮脏的交易——“接货”!饭后上了车,南阳更放松了,他向记者说出了自己的“家底”。南阳是商丘虞城人,之所以干上这一行,是因为他自己就是“受益者”,他的媳妇也是通过这个渠道搞过来的。
 
做这行已经好几年了,这样暗无天日的日子南阳也过够了,下一步,南阳想开个婚介所当掩护,把自己“洗白”,把违法的事情做成正经生意,因为在这一带,他“介绍”的外国媳妇最多,口碑也是最好的。但由于证件一直没办下来,就只能这样东躲西藏的打起了游击。
 
南阳的活动地带并不仅限于河南的周口,商丘、信阳,郑州等地,其它省份也有,但都是网上聊业务。为了让记者相信他的办事能力,南阳带记者“参观了”一下他的“成果”。
 
“军辉”就是其中一个买家,他的外国新娘就是从南阳手中买的。“家辉”的媳妇是二十多天前被送到这里的,当时还带着一个两岁的孩子。这名女子被带到淮阳时,身上只有一张入境证明,有效期是七天,现在早已过期,她跟孩子在淮阳当地无法落户,两个人都成了“黑户”,但是却被南阳卖了8万块钱。
 
即使已经成亲,这个缅甸女孩依旧没有任何人身自由,二十四小时都被人盯着。虽然已经二十多天了,但是这个买来的外国新娘叫什么名字,家庭地址,“家辉”一家人一无所知,并且到现在连基本的交流都交流不了。
 
从“家辉”家回来的路上,记者得知又有缅甸女孩被上线送了过来,让南阳晚上去“接货”。而这次接的外籍女子,是提前已经联系好买家的,接到人之后就直接送过去。从接货到转手,中间只有短短的二三十分钟。
 
18岁的“新娘” 到了!南阳这次接的是从云南昆明送过来的一个18岁的缅甸姑娘,记者跟踪发现,此次交易出现了“关键人物”。接“货”地点是驻马店平舆县万金店乡卫生院门口,记者远远看到,四个人围在车旁,女孩在南阳的招呼下,坐在车子的后排座上。同时,车内还坐着一个人,缅甸女孩就是被车内人所控制着,就连南阳做什么事,说什么话,都得拉开车门,问问车里的这个关键人物。
南阳把记者拉到一边说,这个小姑娘非常抢手,人还没有送到驻马店平舆,就有人看上了她,而且出价8万。记者试图看一下这个缅甸女孩的身份证明,结果都被他们找理由拒绝了。随后,南阳把该女子送到周口淮阳和郸城交界处的一个村庄。
 
记者追踪下来发现,这个涉拐团伙组织非常的严密,每个环节都会有人专门负责:团伙的上线在中国和缅甸的边境,缅甸女子被他们带过来之后,就会有人乘坐大巴把人送到驻马店平舆的万金店乡,万金店成了他们的中转站,人被送到之后,南阳就会开着车去接,南阳不直接把人转手,而是送到周口淮阳的中间人手中,然后再通过中间人转手。
团伙关键人物 栽了!随即,记者向淮阳县公安局报警,公安在了解完情况之后,立即布置警力实施抓捕,而抓捕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这个团伙的关键人物——南阳。只有控制住他,才能顺线牵出他的上线和下线,才能解救出被转手的缅甸女孩。
 
为了防止南阳逃脱,抓捕民警布置,先把他约出来,趁其不注意,实施抓捕。为了防止南阳给同伴通风报信,转移证据,抓捕民警立即对南阳进行搜查。在搜查中发现,南阳的包里塞了很多乘车时使用的名片,原来,这些都是他从云南带人,为了躲避检查,不停的变换乘车路线留下的证据。
 
顺藤摸瓜,民警又抓捕到了中间人。南阳和中间人被抓,买家就随时可能得到消息,解救那位30多岁的缅甸女子时间就很紧迫了。办案民警当即决定,让中间人带路,前往买家家中解救。最终,民警解救出了那位30多岁的缅甸籍女子。
疯狂的拐卖团伙 覆灭!南阳和中间人落网了,18岁缅甸女孩的去向却成了谜,是不是被转移走了呢?南阳成了唯一的突破口。在南阳的手机里,民警很快找到了买家的信息。
 
经过仔细的盘查和搜索,民警很快找到了被买方藏起来的缅甸女孩。在对这个缅甸女孩搜查的时候,警方发现,这个团伙为了将她们顺利出手,还专门给他们伪造了身份,伪造了一个驻马店的户口本。
缅甸女孩声称,她是偷渡到中国,然后从云南包车过来的。记者发现,她也是被这个涉拐团伙控制着,一步一步被转手到这里。而对于被转了几次手?谁是中间人?她又被卖了多少钱?她一无所知。
女孩被解救,抓捕告一段落。在查看他们的手机时,记者发现这个团伙非常疯狂,交易都是通过手机进行,单看转账记录,每个月少则几十万,多达上百万。而从交易的金额和转账记录来判断,这个团伙绝不仅仅是一两个人,他们有个微信群,里面等待出手的缅甸女孩就有十几个。
截至目前,这个以南阳为首的涉拐团伙全部被警方控制,他们的上线也在追捕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