果敢美食

缅甸投资指南,疫情下的老板从投资到跑路!

POST TIME:2020-03-21 14:27 READ
缅甸投资指南——从投资到跑路,2020年3月4日,缅甸仰光市瑞必达工业区一家制衣厂老板突然跑路,该厂460多名工人讨薪无门,依靠打工维持生计的工人面临缴纳房租和购买食品的经济压力。在缅甸的236家中资制衣厂缩减为235家。
虽然出现了这种令人遗憾的事情,但李老板现身说法,让我们相信,缅甸依然是适合外来投资者的,欢迎大家来缅甸投资:
 
民众诚信可靠:我们工厂是2016年成立的,用的缅甸人头注册,但是2018年底缅甸人头欠我和朋友们的5000多万(约合25万元人民币)跑路泰国了,至今杳无音讯。
政府高效负责:警方也完全不受理,然后我们更换了缅甸人头,这些政府部门根本就没有去查然后就说伪造资料。
工业区基础设施完备:2019年10月11月工业区连续停电两个月,每天买60万缅币柴油发电(每月合人民币9万),发电机疲劳后严重损坏两次,停工、租发电机、修发电机损失惨重,最后发电机抵押给维修公司还债了,给政府投诉也完全没有作用。
外贸渠道畅通:我们厂不大,前后投入900万人民币左右。2019年10月,欧盟威胁要暂停缅甸产品免税政策,突然出现了断单,当月损失6万美金(约合40万人民币),其后订单也一直不理想,每月亏损3万美金(约合20万人民币)左右,耗尽了我们的流动资金。2019年12月开始靠举债度日,没想到因为疫情2月开始陆续完全断单,二月产值只有7万美金(约50万人民币),而我们一个月的开支就要13万美金(约90万人民币)。
政府扶持到胃:后面的3月,政府仍然要我们全额给工人发工资放假,等到4月又是泼水节假期,等到5月又会涨工资,今年的房租还要给我们涨25%,债务本来就难以承受,后面更是没有希望,只有宣布公司破产。
法律健全:我们不敢相信缅甸法律,只有一走了之。
投资者与工人双赢:我们的结余资金只够还了1月5日发工资及以后的贷款,没有转移工厂的任何资产,全部留给工人了,我们除了一身债务没有带走任何东西。
 
消息来源:公众号大缅甸:李老板“跑路”了!仰光有一家中资制衣厂460余名工人无处讨薪
 
全民盟执政五年以来,政绩乏善可陈,民生毫无建树,密松水电搁置,修路一天几米,增加GDP基本靠通货膨胀,发电基本靠太阳能板和柴油机。
有些人以为缅甸人工便宜,产品出口欧美有税率优惠,就到缅甸投资开厂,结果被冷漠的现实教做人,血本无归。
 
2019年12月16日,缅甸工商联表示,欧盟可能将撤销对缅甸实施的普惠制政策。美国和欧盟在缅甸内政上不断指手画脚,动辄以制裁相威胁,让缅甸脆弱的经济时不时还要颤抖几下。在缅甸的亲欧美派这几年日子也不好过,总是拿热脸贴人家的冷鲜肉,消暑倒是消暑了,心态上不免有种“臣等正欲死战,陛下何故先降”的愤懑。
更不用说有的人的心态是恨我者爹,亲我者死。
2019年12月3日,苏美达缅甸双赢服饰有限公司遭遇1800余工人罢工,直接经济损失达100多万美元。
 
2017年10月27日落成的工厂,开业仅两年就遭遇大规模罢工。
 
罢工工人的主要诉求是恢复2018年6月之前的工资制度,也就是2017年11月9日工厂与工会签订的协议,原因是现在的工资制度他们不会计算工资,理解不了工资是怎么算出来的。
热情未冷工厂乱,工会原来不读书。
据某经理介绍,2017年11月9日工厂与工会签订的工资方案,是上一任经营者与工会签订的,工资体系混乱低效,固定薪酬过高,绩效薪酬过低,不利于鼓励多劳多得的原则和提高企业竞争力。2018年6月实施工资改革后,新的工资体系得到广大工人的支持,一年多以来并未产生矛盾。
这次罢工起初只是几名工人闹事,挑唆四十多名工人参加,工会介入后罢工人群迅速扩大,近2700人的工厂约有1800余人参加罢工。工会阻挠未参与罢工的工人正常工作,强行拉人参与罢工,很多参与罢工的工人甚至不知道为什么罢工。12月20日上午,罢工工人更是强闯管理层办公室、抢夺手机,破坏监控,凸显了自由世界的民主和公平。
 
没有参与罢工的工人对此次罢工事件的态度是恐惧和愤怒。
“得亏我们基础好,但是底子再厚,也扛不住这样的亏损。”提起亏损,某经理顿时愁眉苦脸。
 
 
契约精神不但可以体现诚信,是做人的基本操守,更可以在赚钱方面细水长流。杀鸡取卵一时爽,鸡杀完了,也就剩一地鸡毛了。
 
契约精神,就是当你进入工厂时,与工厂签订用工合同时,代表你认可这个标准,双方自愿,情投意合。如果有一天,你对自己的定位发生了改变,或者觉得工厂对你刻薄,哪怕你觉得厕所门方向不对,影响了你的心情,你可以离职。同样,工厂也可以依据你的能力水平、责任心等,对你的工资进行调整。
缅甸四百多家制衣厂,此处不留爷,自有留爷处,处处不留爷,爷去投八路。八路一不制裁缅甸,二不加关税,原则上是可以信赖的。
如果说把工厂比做一条大船,那么厂长就是船长,工人则是水手。船长的使命是带领大家冲破风浪,到达幸福的港湾,水手要么选择中途下船,要么选择与大船同呼吸共命运。有的水手,自己又不想划船,又不想离船,并号召别的水手都向船长要求白色亚麻桌布、葡萄酒、火腿、鱼子酱。
在船上,这种行为叫哗变。求生欲很强的船长坐上救生艇跑路了,只剩下无辜或有辜的船员大眼瞪小眼。
受疫情影响,很多工厂出现了资金链断裂的情况,如果没有相应政策或贷款支持,3月4日的制衣厂老板跑路事件,是一个结束还是一个开始,结果似乎不难预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