果敢游

缅甸果敢新百胜-欢迎您

POST TIME:2020-03-22 15:59 READ
每当我走到老街城中心的百胜广场,总不禁想起七年前搭上摩托车,司机问我:到哪里下?我不知道老街都有些什么地方,只听说有个百胜,于是我犹豫片刻,说:去百胜。就这样,开启了我的果敢人生。
提起境外(作者为中国籍,因此称呼此地为境外),尤其是包括果敢在内的缅北一带,中国人的印象多是江湖险恶,快意恩仇。其实不然,七年来,我遍走果敢的山川河流,和果敢人的交往也由浅入深。
 
果敢的风景美不胜收。站在东城湖畔,远眺对面群山,云雾缭绕,让人如痴如醉;站在观音山上,望向西南,山、水、城融为一体,宛如人间仙境。这里既有别处少见的那么蓝的蓝天,也有山间潺潺流淌的清泉。
 
果敢的文化交相辉映。这里既有汉文化传承下来的大庙、宗祠,也有缅文化传播来的卧佛、金塔;这里既有春节、清明节、端午节、中秋节,也有泼水节、点灯节……不同的文化在这里融合,呈现给世人。
 
果敢的气候全年宜人。这里夏季(缅甸称雨季)虽热,却从不酷热难耐;冬季(缅甸称旱季)不冷,总伴有温暖阳光。
 
果敢人朴实无华。果敢人和我们中国汉人并无太大区别,他们甚至比我们更多保留了汉人的传统习俗。来到这里的中国人,一部分从事边贸,也有一部分游走在两国法律的边缘,所谓江湖险恶、快意恩仇,也许就是后面这部分人的写照,但他们毕竟是少数。
 
因为在边境,有很多边民以及商贸往来,再加上一些法律边缘行业的带动效应,本地人比内地缅甸人有更多谋生的方法,也因此,本地人的贫富差距是比较大的。本地的富人和普通人日常并无太大区别,最多是房子大些、车子大些,没有炫富、没有奢侈。他们不像同样贫富分化的中国,富人的生活和普通人完全不同。
 
果敢人乡土意识浓厚。在与中国人相处时,他们尽管知道自己的国家缅甸经济发展不如中国,但他们没有自卑、没有嫉妒、也从没有气馁。他们热爱自己的家乡,也热爱自己的国家缅甸。尽管他们也羡慕中国有高楼大厦、有故宫长城,尽管一些缅族政府官员或公务员常会给人们一些不好的印象,但他们仍以仰光大金塔、伊洛瓦底河感到骄傲,以自己是即是汉文化传承的果敢人、又是缅甸人感到自豪。
 
老街美女如云,然而,她们并不是如传言那样轻薄。为了讨喜一些中国客人,也许会有个别人说一些向往、羡慕嫁往中国的话,但那并不是绝大多数果敢女孩子的本意。有些写手听一些传言就散播不负责任的言论,让本地人听了只会反感,甚至连我这个中国人听了都不舒服。
 
经过多年的发展,老街的城市建设突飞猛进。俯瞰老街,一道靓丽的城市天际线正在逐渐浮出水面。这里发展边境贸易得天独厚,从清水河到老街125开发区,活力正在逐渐展现出来。尽管之前的数次战乱给这里的发展带来了许多不确定因素,但是这里的每个人,包括本地人和中国人,都对未来的发展充满信心,也都正在努力奋斗着。
 
说到之前的数次战乱,就不得不提到这里总也离不开的一个话题,那就是战争和政治。一连串的数字深深地烙印在果敢人的心头:1992、1995、2009、2015、2017,八八、二九、三六,这些都成了果敢人抹不去的伤痕。2010年开始,这里的政治开始朝着民主的方向发展,人们逐渐熟悉了大选、议员等等这些词汇。伴随着战乱,人们逐渐认识到,地方政治正在向前发展,无法回头。特区已成为历史,自治区才是现在和未来。
 
我庆幸自己来到时这里已经是自治区时代。过去的特区时代我仅仅是听说并没有亲身经历过,也就没有切身印象,无从谈起。大约四年前,也就是2015年二九事件之后,我不想在战乱中离开,经过推荐我开始以外籍身份参加自治区政府的文宣工作。这么多年来,我看到很多人在写果敢、写老街,各种见闻、各种传言不绝于耳。真真假假,都在影响着人们对这里的看法。有些文章或者夸大事实,或者无中生有。七年多的相处,让我热爱这片土地,我非常希望将我对这里的印象告诉每个读者,告诉大家,这是一个美丽而朴实,尽管有伤痕但仍然充满信心和希望的地方。